青岛楼盘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人物专访 > 任志强:城镇化没有新旧之分 新型城镇化就是蒙人
任志强:城镇化没有新旧之分 新型城镇化就是蒙人
2013-12-13 10:31:52  来源:

   “2013(第十二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”于2013年12月7日-9日在北京举行。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在“城镇化与增长动力”主题圆桌讨论时表示以人的居住地点为标准的城镇化是伪城镇化。当他的收入来自非农产业时,他就是城市人;当他的收入来自土地,那么即使他居住在城市,但仍然是农村人口。推动城镇化的动力是由穷变富,当农民离开土地来到城市时,能够有收入、变得富裕,那么他就会自动变为市民,把这个问题解决了,才能建设城镇化。

 

  以下为任志强在论坛发言实录:

 

  主持人:大家知道,我们城镇化与增长动力这个题目,实际上在今年12月9号,政治局又专门开会,提出新型城镇化的道路。我想今天讨论,因为时间有一个小时15分钟,第一轮讨论让我们嘉宾们把这个基本概念,发表一下自己的概念。

 

  什么是中国的城镇化的基本概念?大城市边缘的城镇,还是中等城镇边缘的城市,还是县以下几万人口的城镇,哪个是我们将来的主力方向。你们把这个描述一下。

 

  任志强:历史上从来没有新型城镇化和旧型城镇化的划分,新型城镇化就是蒙人,也没有大城市和小城市划分,城镇化就是你的收入,来源于城市还是来源于农村。如果你的收入来源第一产业,就叫农村就业,如果你的收入来自于二产业和三产业,你就不能叫农村就业,就叫城镇就业或城市就业。你的收入来源像农民工一半收入在城市,另外老保、上学还在农村,怎么能叫城镇化呢?中国是以人的居住地点为城镇化的城镇化,就叫伪城镇化。

 

  任志强:城镇化是节约土地的资源,城镇化的前提是有市,有了市才有第一产业,第二产业,为什么三中全会说市场决定一切。

 

  我们看看台湾,看看韩国,日本,这是离我们最近的,台湾的人均耕地占有量大概是我们的一半,我们是0.08,他们是0.04,韩国0.03,日本也是0.03,都比我们少。

 

  自从城镇化之后,日本实有1.5,我们相当于0.13,台湾是我们的一倍多,0.27,韩国和日本都是我们的很多倍,为什么?是因为城镇化的时候,人员集中以后,土地占用的少了,让剩在农村的人数减少以后,人均占有耕地大了。动力就在于穷变富,如果农村人能进到城里变富他才有动力,要不进城干什么?

 

  如果我们现在的办法是无法做到的,为什么没有办法把农民转成二三产业?第一我们市场不开放,没有市场的充分开放,就没有办法扩大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口。

 

  二战我们和德国日本的就业人口差不多,大概都是20%几,但是第三产业人家是60到90之间,关键是我们第三产业的发展速度太慢,因此就转移不了。第一个就是私有化的问题,当土地不能私有化的时候,最大收益者一定不是农民。当你把所有权控制在政府的时候,卖地的收益都在政府手里,肯定是政府是最大收益者。所以政府急于城镇化,就是为政府多捞钱。

 

  如果开放了城市用不了你操心,自然就形成了城镇化。你说加速,我没看到有任何一个文件说加速城镇化。十二五规划是五年0.4个百分点,就是每年0.8个点。温总理是放慢城镇化的速度,而不是加快城镇化的速度。

 

  新中国前30年,毛泽东就是去城镇化,所以工厂都到大山沟里,最后我们改革之前只有17.9,比解放之前城镇化率还低,这是逆人类发展的做法。

 

  我们两个比较高的发展阶段,第一阶段是土地承包制,从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他们进城了,但是仍然依赖于农村,卖白菜,换鸡蛋,这是第一个城镇化高潮,到95年之前。

 

  邓小平改革开放,南巡讲话之后才真正实现了城镇化。从1995年我们29点几的城镇化之后,96年开始到2006年,连续10年,每年2400万人进城,是因为开放市场。因为可以雇工了,所以才有大量的农民进城。这段时间一年最高的是4.96个百分点。

 

  十二五规划中我们的政府才提出,还是人大批准的4个百分点的城镇化率,这是非常非常落后的,不符合国际经济市场发展的。

 

  主持人:那是三年以前的事。

 

  任志强:三年以前的事没改啊。十二五规划我们没看见修改吧。

 

  开放市场,市场决定一切,这是三中全会刚说的,如果开放市场用不着你操心,和投资有什么关系?邓小平讲话的时候投资城镇化了?一分钱没投,但是每年有2、3000万人进城。就是因为他们把户籍制度问题,私有制的问题,就是因为人大说不谈私有制。不谈私有制,农民能有钱吗?要这样的话仍然实现不了城镇化。三中全会留了个尾巴,小城镇可以开放户籍,大城镇不开放户籍,特大城市更不开放户籍。这设了一个门槛,这个门槛过不去,这个城镇化还是没戏。

 

  毛振华:我要反驳一下他,他完全是地产商的角度。城镇化是经济增长的原动力,它在不同的时段上都在推进城镇化的发展。农村人口向城市转换是一个资源,什么时候用是最合适的,用多少,也是个资源。你滥用资源,一旦转换,其实不一定最合理,我是这个意思。你不采取什么措施,中国的城镇化,农民变市民,就是农民的理想,我是农村长大的,就想当城市人,这是一个理想。

 

  任志强:你说的不对,我特别强调,不管你住在城市还是农村,只要你的收入来自于农村,就要非城市化,收入来自于非农产业就要城镇化。为什么只有这两个区分?我不是从开发商的角度说非要建房子,住在农村没关系,我们看看小布什,老布什,哪个不住在农村?但是他们的收入来源来自于城市,就叫城镇化。这是他理解错了。

 

  张伟祥:我觉得城镇化主要解决两个问题,首先要解决就业的问题,从农村到镇上去生活,如果找不到工作,肯定是不会去的。首先要解决就业问题。

 

  第二个,城镇化以后,医疗和教育要跟上。我老家是绍兴的,我觉得我们小的时候小镇就2万人,现在20万人了,我现在回家看我父母,硬件非常棒了,居然有四星级酒店了,商场国际大品牌都有了,但是教育、医疗这些条件上,还是跟大城市有差别。这些大城市的服务和小城市怎么对接上,主要就是就业和服务,将来大家觉得生活在小城镇也是很幸福的事。现在小城镇硬件已经非常棒了。

 

  任志强:瞎说,市场化就可以。市场决定了物价,人多了,物价就高,人少物价就低,人们选择最后决定这个市场怎么回事。罗马最古老的古籍是市场,它不是议院,议院是后来产生的,市场是第一产生的。中国古老的城都是以边关为主,以打仗为主。但是你看看欧洲,贵族常常在山上有一个堡,那个堡不是城市,是在交易的地方形成城市,中国只有这次提出市场决定价值,把限制市场条件的问题取消了,自然就发展起来了。

 

  主持人:投资从哪来?

 

  任志强:放开市场,金融放开了,钱有得事,你不开市场钱从哪来?你老想用政府主导去投资,闹呢。

 

  放开市场是其一,农民的户口你也得放开,让它市场化。我们的第一部宪法是允许农民有迁徙权利,你要还给农民迁徙权利。我们看看国外对三中全会的评价,最终两个,第一个评价取消劳教制度,第二个评价是可以生二胎。为什么?外国人最终使涉及人权的问题,而不是涉及政治体制,或者是经济体制的问题,只要你把人权问题解决好了,剩下的问题自然就能解决了。你要把所有的人权问题了,就好办了。

 

  我的大资源,好资源,都在北京,为什么不来北京?全国最优秀的100个小学里面,60个在北京和上海,其中35个在北京,剩下66个城市分剩下的几个,为什么不到北京来?凭什么我在那坐小板凳上,为什么我到北京就可以有课桌呢?公共资源不匹配,就是我们土地资源不私有化,所以没有办法让富起来的,或者说城中的人,把公共资源带到城镇化的城市群里面去。

 

  你看看美国有几个大学不是私人捐的,他决定我把哈佛就不放在纽约,那就是公共资源。没有私有化,不开放市场,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,就不行,就这么简单。你老把问题搞那么复杂干什么?

 

  任志强:我们看看电视里都在说曼德拉的事,就是因为他解决了人权问题。种族歧视限制和户籍限制差不多,黑人这也不能去,那也不能去。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,还是资本主义国家,都在夸曼德拉,就是因为他决定了人的基本权利的问题。

 

来源:新浪财经

分享到:
焦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