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楼盘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租房资讯 > 套三房有26床位挤进24人 青岛近期整治群租房乱象
套三房有26床位挤进24人 青岛近期整治群租房乱象
2013-07-22 10:33:58  来源:青岛楼盘网

A 租客没关阁楼窗浇湿楼下天花板

近日,北京出台“群租禁令”:出租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,每间房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。据记者调查,生活在青岛的普通上班族多人共居一室的群租现象也很普遍。据青岛市房管局介绍,青岛租房中阁楼群租、隔断间出租、租床位等也是违规行为,近期青岛将出台细则进行整治。

一间阁楼住三个

小张,应届毕业生,现居青岛市北区,和其他两个年龄相仿的女生一起租住了一间顶层阁楼,平均居住面积不到7平方米,月租300元。

“我才在这里住了两个周,加上培训、工作,平时比较忙,屋里还没有收拾好。”小张住的房间将近20平方米,摆放了一张桌子、一个沙发、三张床,床底下堆满了衣服杂物。

据小张介绍,这个套三的阁楼是她的“二房东”从房东那里租来,又租给她们的,自己没见过真正的房东,只和二房东签了合同,“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协议,我都没仔细看,无非就是我们口头上约定的事项。”

“和我住一个屋的其他两个女孩也都在附近工作。”小张说大家一般早出晚归,交流不多,对于多人居住不是很适应。“前两天下雨,我们忘了关窗户,很多雨水打进屋里,地板都湿了。我们晚上回来刚清理完,楼下的邻居就气冲冲地找上来,说他们家天花板都湿了,一个劲地滴水,抱怨我们家里没人,还不关窗。”还有小张他们在楼道里晾晒衣服,邻居们都觉得被打扰了,多次向他们抱怨。

“我还是没有把这里当成家的意识,还是像住宿舍,如果是家里,一下雨,可能就会想着要关窗户吧。”小张说,毕业之后就直接去工作了,所以房子找得很匆忙,加上见习期间工资不多,所以等到工作稳定之后,就会另外找地方住,“不管5平米还是10平米都行,就是想有一个自己的房间。”

老王的6平米隔断间

老王:30多岁,现居青岛市南区,6平方米左右的隔断间,月租500元。其他信息不详。

记者以租客的身份来到市立医院某小区内看房,小区内楼房比较老旧,二楼多是旅馆,向外租住的房子在一楼。房东住在同一栋楼上,穿着睡衣,披着头发。房东说,房间月租500元,不用签合同,一月一付,不交押金。

离门口最近的隔断间,就是老王的屋。老王的屋里也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,床上被褥很乱,床头柜上放着锅碗、洗漱用品、绿植,墙上挂满了衣服。老王穿着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,坐在床上打电话。屋里没剩一点空间。

房东走后,记者向租户打听,他说附近很多都是隔断间,连二楼短期向外出租的旅馆也是,院子里人很多很杂。除了像老王这样自己找房东租住的以外,还有单位租的职工宿舍。记者提出要长期租住,所以非常担心安全问题,租户回答说人多人杂,环境当然不好,管它有多大,亮不亮堂、安不安全,有个落脚的地儿就行。“你就先住着呗,贵的大房子也不就是这样住,什么家不家的。”

房管局:这些都是“违规的家”

房管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,之所以整治这些违规行为,很重要的一点是为住户的安全利益考虑。在人们印象里的2012年的田家花园大火,曾导致阁楼内4人死亡。大火过后,不少人表示“看看我们居住的环境,真的很让人后怕。”据消防人员介绍,小区火灾的隐患有两方面:一是车库、地下室出租,电气火灾隐患;二是群租,尤以冬季为甚,取暖用的电炉子、电热毯隐患。

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青岛市对租赁房屋的管理,主要依据2010年底国家出台的《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,对照《办法》,包括隔断出租、床位出租、“二房东”在内的很多情况,都是违规的。据称,政府的多个部门正在联合调研、制定青岛市的租赁房屋管理的具体法规办法,届时将根据具体的办法对租赁乱象进行整治。

B 一套房有26个床位群租标准难出台

群租住房现象已成为一个较为突出的社会问题。近日,北京出台群租新规,一个房间最多住两人,人均租住面积不低于5平方米。记者了解到,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一直是管理群租的硬杠杠,且不低于当地的最低标准,但一年多来,岛城曾多次说要出台人均租住面积,却是迟迟未果。

一套房有26床位,住了24人

近日,北京针对群租出台新规,要求一个房间最多住两人,人均租住面积不低于5平方米。针对群租现象,18日,记者展开调查,发现岛城部分小区群租现象严重,一套套三的房子,竟然有26个床位。

记者在网站上搜索发现,不少房东在网上寻找租客。记者以租房者联系到一位刘姓房东,看到他在新贵都小区有一套套三的房子,三室一厅虽然看起来很大,但是26张床占满了客厅和三间卧室,显得十分拥挤。在客厅这里放着上下铺共10张木板床,其他三间卧室放了16张床,这26张床住下了24名男性,每人一个月交400元房租。这套房子里,除了大学宿舍那种小衣柜和几张桌子外,几乎没其他东西,桌子上两个烟灰缸装满了烟头,地面打扫还算干净。一位租客说,这里居住的大都是学生,因为便宜选择住在这里,租客说,房东天天过来打扫,卫生还算不错的。

李先生曾是群租中的一员,在绍兴路那套房子里总共住进了八个人,“客厅被隔成了隔间,阳台和厨房都有人住”,李先生说当时就图个便宜,就选择跟大家群租,后来觉得老板人不行,加上人多环境和安全都是个问题 ,索性就搬出去了。记者联系上了这套房子的房东徐先生,徐先生说现在住了六个人,三个住在卧室,客厅里住了两个,而目前还没有床位,“你要是想来住的话,下个月吧,下个月有个人要走了。”房东徐先生说道。

多次出台最低租住标准未果

近年来,群租住房现象已成为一个较为突出的社会问题。群租带来的治安、消防、安全隐患等问题倍受各方关注。记者了解到,早在2011年2月,住建部出台《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对群租乱象进行管理,要求房东在出租房屋时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 ,并规定,厨房、卫生间、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。在这一办法中一个很重要的硬杠杠是“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”。这就要求各地出台人均租住建筑面积最低标准。

因为“最低租住面积标准”将会使查处群租有法可依,显得尤为重要。自2011年2月1日,住建部出台上述办法以来,岛城相关部门也表示将抓紧出台最低租住标准。2011年10月,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杜本好做客民生在线时提到,“本市拟出台房屋租赁法规及最低租住标准”。但这一年没有消息。

2012年2月,岛城相关部门针对出租房屋不依法及时登记;分割群租;利用厨房、卫生间、阳台和地下储藏室出租等违法违规房屋租赁行为,进行了拉网式排查 ,但由于房屋租赁市场情况复杂导致实际处罚环节遇到难题。遇到困难的原因在于最低租住面积标准没出台,当时市房地产交易中心房屋租赁中心信息管理科刘希平科长说,由于“没有出台‘最低租住面积标准’,工作人员在行政执法过程中,遇到无法下手的局面。”刘科长称,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正在报批房屋租赁法规及最低租住标准。

多次提出出台最低租住标准,为何迟迟难以推出。18日下午,记者就此事采访市房地产交易中心房屋租赁中心相关负责人,该负责人表示,岛城最低租住标准的出台确实有些慢,也确实给群租管理带来了一些困难。“确实是慢了些,这个标准的出台,需要考虑很多东西,有些租房者是低收入者,需要考虑到他们的承受能力,所以不光要结合岛城的实际,还要考虑到群租带来的安全隐患等因素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领导们现在也很重视,该标准的出台正在完善,各个部门正在加紧出台。对于该标准的出台,这名负责人表示不好说,只能是加紧办,尽快让最低租住标准出台。

分享到:
焦点推荐